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现在以一腔热血,全力爱着一个人。

我迷妹起来我自己都怕。
微博僵尸号,ID贪嗔笑痴狂。

考完四级,好虚。

要是过了马上更新,不讲笑。
就算期末考近在咫尺我也更。
只要过了。

我最近总是沉迷转图qwq

宵旬:

是这样的

当我看到太太更新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这是我,没毛病(。

一杯冷茶兔:

_(:зゝ∠)_谢谢你们美味的产出。



表情包百度的,侵删。

我的天啊好带感!!!

我是秩序善良的,信我!!

以前吧,大概……没人打call就会黑化(。

棉狼Rucaz:

开坑前是秩序善良。

中场是漫长的绝对中立。

没人打call就堕落成秩序邪恶。

有人打call立马进化混沌邪恶。

我的宗旨是:我凭本事挖坑捅刀,为什么要改!(逃

一只沉迷学习的清羽:

混沌邪恶,信我【。】

烟波遥_风瞳:

秩序中立和中立邪恶【。】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

【卤蛋/鹿兴】守夜人·局柒·敌友

“L13号没有异常。”

“P02号没有异常。”

“……没有异常。”


两个因带着全副除菌防护用具的人正分别手持两份文件,站在一个实验室般的办公室进行报告。

而两人对面,是一个带着厚厚的口罩和防护帽,裹得过分臃肿的白大褂,听完报告,他接过报告书潦草地签了个字,模糊的声音从他的口罩底下传来:

“既然没有异常就开始执行下一阶段,输入新的情境。”


他隐隐上扬的尾音,昭示了他无比跃跃欲试的心情。

仿佛等待此刻已久,久到在心底演练了无数次。


让我们把镜头渐渐拉远——


穿过一尘不染的“办公室”的玻璃,空荡的、陈设着五六十个篮球大小的圆柱形水罐,灰黑的玻璃外壳使得内容物若隐若现...

【嘟兴】守夜人·局陆·狂言

草丛里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微响动。


黑灰色的爪子轻轻地、试探地踏出一步,森林里似乎除了虫鸣和鸟语便没了其他声息。

于是那只爪子的主人便探出头来——

狼的眼眸警惕地打量着,一边确认环境是否安全,一边准备踏出另一步。


咻。

它的另一步终究还是没能踏下去。


半晌后,谈话声伴随着嗒嗒的悠然马蹄声渐近。


“暻秀的箭术又精进了。”

“后生可畏啊。”

“下一任家主资格板上钉钉了啊。”

“倒不如说,‘那位’根本没办法……”

正想作高人状对同行的人们说话的中年男人忽然讪讪地消了声。


因为他们话题的中心人物、被夸赞的都暻秀,目光冷而沉,直直地看过来,他们对他...

【咸蛋/边兴】守夜人·局伍·读档

我曾穿行于光明与黑暗,天界与地狱,


【世界】潮水:讲真,随便说点啥不就好了,搞得这么正式让我差点以为我穿越了。

【世界】FFF团大意志:楼上快闭嘴,这是唯一性任务啊!!!别妨碍我听Boss的誓词啊啊啊!!!

【世界】FFF团一号狗腿:报告团长!我已经买好录音设备了!


却未曾遇见比你眸光更明亮的存在;


【世界】花花不花心:(吸鼻子.jpg)麻麻……为什么宣誓的、被宣誓的都不是我我还感动得跟傻逼一样?!

【世界】吃狼的小红帽:求婚词get√


我曾战无不胜,所向披靡,


【世界】围观群众1234567…号:好苏QAQ


却在你面前一败涂地,引颈受戮...

【勉兴】守夜人·局肆·七日

——第一日,遇见。


金俊勉,或许这个时候他该被称为suho。他背囊里的东西只有一把刀刃已经有些磨损的旧军刀;不算太好,但至少比只有一个打火机、一个袋子的人要好些——尽管他自己是不知道的。


作为一个试验品,在这个时候,能做到的最了不起的事情,就是想办法活下去。


人体实验。

孤岛,没有食物没有淡水。

如同被吹散的蒲公英,散落在岛屿上的“实验品”们,醒来时,身边只有一个背囊,而背囊里只有一件随机的物品。而任务,则是要他们活过七日。七日之后,无论是否发生了某种“进化”,只要活着,就自由了。


他们这一百人,有些是死刑犯,有些...

我终于做完作业了(இдஇ; )

因为校园网还没续费的关系,存稿中!

恢复校园网就恢复守夜人更新QAQ

那啥……快到开学……

我……要开始补作业惹(இдஇ; )



对字数要求比较大的守夜人又缓更了……



前面的几章有些地方其实还不尽完美,承蒙小天使们包涵嘤嘤嘤



还有一个(●—●)

征集霸道张总、巨星Lay、小秘书兴大三角的文名(●—●)

开坑确定么么哒。



叫《霸道总裁爱上我》还是《霸道巨星爱上我》还是什么……



我期待小天使们的创造力……



那啥,不虐,真的,甜到齁。

反射弧长的甜在两盐夹攻下被奶欢得手……感觉如何?

1 / 8

© 贪嗔笑痴狂。_青末绿家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