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现在以一腔热血,全力爱着一个人。

我迷妹起来我自己都怕。
微博僵尸号,ID贪嗔笑痴狂。

原画班修行中……
累到崩塌。

每当我想要找个人喜欢一下的时候,第二天睡醒就感觉被另一个自己说服了:“干嘛要去做这么累的事情呢?这个世界上,好好爱自己已经那么难了。”
 
“最爱你的,只有‘我’了吧?”

如上。
无数次陷入自我怀疑。
  

  
 
  另。
想大修《守夜人》,可能删掉很多其他CP的戏份,大幅度增加男人帮和Lay兴戏份。

我终于考完N2啦!!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过x
 
_(:з」∠)_考试也临近啦,小天使们要复习喔www
考虑一下要不要写个论坛体复健www

【守夜人】结局及后日谈

“真是让人困扰的结果。”代表着“审查”的少年意有所指道,说着他把目光从那十个映照着各组守夜人的画面中移到了背负“考核”之责的少女身上。


“审查”更具有人性,而“考核”则是某种意义上的神性,或者说,物性。

人类曾有一言:“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而这句话,在“审查”的身上也适用:审查守夜人的使命是否被违背了——这项工作其实并无详细的条例说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是违反或者遵守,因此,判定一位守夜人是否合格,某些时候是处于“审查”的主观意见。

而当然也不会由他独断,“审查”对某一位守夜人存在质疑时,“考核”便会履行职责,进行切实的判定。

“考核”通过结局和达成结局的心理与手段进行分析,然后定论...

张先生生日快乐!!!
喜欢你真是太好了!!
  
这是我,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为之骄傲的事情!!

我一定要赶在0点之前!!!
 


 
明明该是一封表白信的……
怎么感觉我语无伦次,字里行间都是傻气(捶地暴风哭泣
  
字丑,看到的小天使们多担待(捂脸
 
另外期待张先生新专辑,没买的贝贝有能力请支持一下!

拜托了!

我!想!看!他!发!光!
(猛虎落地式跪地

距离上一封手写信,已经一年了呀。
 
最近总想着,今年要再给你写,再给自己写一封。
 
先占个地儿,后面补了删。

另外,新专的事情,我一向认为——量力而行。
而不是什么都不做。
 
购买渠道、专辑福利,他什么都为我们付出了。
他已经all in了。
我跟。
 
再厉害的贝贝,也不可能撑起十几万、几十万的销量,他需要我们。
真正撑起销量的是我们每一个人一张、两张……甚至更多地买,我们人不少的,真的不少的。
  
不要以为少你一个...

负能量。

因为新一年社团招新忙到头疼。
还有厉害的超拽的新生放我鸽子。
难受了又尴尬了一晚上。
出来发现自行车被偷了。
差点就想当场蹲下哭。
 
结果也没差了……差不多含着满眼眼泪走回宿舍。
  
好难受,哭也不敢出声。
  
天下偷车贼请原地爆炸好吗。
那是我暑假前才买的车。
   
抱歉……就是……我没地方可以哭了的样子……
我缓过来在想更文的事情吧……最近真的……各种糟糕透了。
  
抱歉。


更新。

谢谢小天使们的安慰,真的,感觉还有人理我……
生活里大家好像习惯了我是发糖的逗比,我难过在他...

【Lay兴】守夜人·局拾·同心

初见此心,不知重。


张艺兴不过是只小妖。

“哎哟我的爷啊您怎么跑这儿来啦!”破落的府门前,一只黄毛犬妖从某个石狮子中探出神魂,一张狗脸神奇地做出了似哭似笑的表情。


奈何他有一群不得了的靠山。

“来玩,”他眼珠子往一边瞟,端的是一脸纯良,“师父和兄长们说让我早点回去就行。”

犬妖半信半疑地瞅着他。到底还是拗不过这小孩儿,腹诽着这小兔崽子肯定是被那老几位宠坏了——却不想这小兔崽子被老几位碎碎念的时候,他跟一群小妖那护崽子的模样。


“话说……这是哪儿——”他懵懵地抬起头,才反应过来想去看看匾额。

孰料匾额没...

眼泪流下来qwq
说过很多遍了但是……谢谢你们关注我谢谢你们喜欢我qwq。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1 / 10

© 贪嗔笑痴狂。_青末绿家的 | Powered by LOFTER